米高宅生活字典

宅到某個境界,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做領袖嘅可唔可以似返個領袖?

with 6 comments

同文首貼於 Facebook,略加補完後在這張貼,作為記錄。

每年七.一遊行可說是對特區過去一年施政的「放榜日」,由人數多寡便可得知市民對這個政府的滿意程度。當然,七.一遊行也是政黨領袖們見真章的大好日子,看著他們遊行後的反應,便知那個是假領袖、那個是真政棍。

對於當晚遊行人士突然霸佔馬路的事件,這邊廂黃毓民話市民大眾係會有所犧牲,那邊廂陶君行又話係市民表達權利嘅代價,大佬,駛唔駛一個二個推得咁乾淨?

泰國紅衫軍、黃衫軍佔領機場、廣場、商場有冇話係必然代價?有冇話阻到其他人係佢地犧牲嘅一部份,睇開D咁呀?冇呀!人地係話希望受影響嘅人能夠體諒點解佢地要咁做,點解佢地要行到呢一步。紅衫軍領袖更公開向受影響嘅外國遊客致歉。

即使係哈馬斯,發動完襲擊後都會承認責任,佢地都冇話呢個係長期被以色列欺壓嘅必然代價,普通市民係會有所犧牲呀嘛?

講權利時就大大聲,又話自己有權乜乜物物,好喇,這邊廂一完事,人地都仲未問責任誰屬,一個二個就推得乾乾淨淨!

堂堂男子漢,點解唔可以企出黎話:「我地人民力量 / 社民連對尋晚示威後衝出馬路堵塞交通負上全部責任,向受影響嘅市民致歉,同時亦希望市民明白我地唔係一時衝動,更加唔係生事搏出位… xxxx …. 我地希望透過今次行動,喚醒普羅大眾嘅心,可能你對政府早已失去信任,準備放手乜都唔理,可能你對整個立法會早已心淡,覺得我地日日淨係上演政治show,打打鬧鬧。但身處呢個大是大非的時候,個人或黨嘅榮辱以經唔係最重要,最重要嘅係,我地想全港市民都知道,維繫著香港之所以為香港嘅核心價值,正慢慢地崩壞、瓦解,而最令我地感到痛心疾首嘅係,一點一點地饞食香港精神嘅唔係中共,而係一班聽到中共二字已經驚到腳震、已經攞定鞋油、甘願為奴嘅傀儡政府!」

可惜可惜,好地地俾你地開到頭,你又唔借力打力,叫乜鬼「人民力量」,你又唔合縱連橫,叫乜鬼「社民連」,明明就係人民發出嘅吼聲,點知你吼完後龜縮,又話唔關你事,又話係咁架喇,正常嘢,寒酸、失望呀!做男人做到好似俾人閹咗咁(今次直頭係自閹),點將自己嘅理念(如有的話)incept 俾香港市民呀?

最後,你明明成功衝到出馬路,擾攘咗咁耐塞晒D車你就咪鬼仲話「警權過大」啦,仲要話警察用胡椒噴霧對付你,又話俾人叉頸,對住鏡頭一樣樣數出黎,好似向人炫耀你今次旅行帶咗乜野手信返黎咁,好小家,又冇傲骨。警察都係人,都係打份工、都係執行上級指示,你係做大事嘅,就應該行出黎「承認責任」時,一拼感謝當日執行職務嘅警員整日維持秩序,令遊行示威可以順利進行,你俾一個光環警員,全香港700萬人都會俾個光環你啦。

做領袖(而非政客、政棍),並唔係要令支持自己嘅市民憎狠相反政見的人,相反,應該要令自己嘅團隊、支持者表現出肯承擔、肯負責、不退宿、不妥協嘅應有態度。咁樣唔單止贏得支持者的掌聲,即使是反對人士,對你,心中也有一份尊重。

而家叫你示個威都咁龜宿,選你上去對住中共時會唔會又突然自閹?我真係對你地冇信心。

Written by bearyung

July 3rd, 2011 at 11:57 am

Posted in 11劃

Tagged with , ,

6 Responses to '做領袖嘅可唔可以似返個領袖?'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or TrackBack to '做領袖嘅可唔可以似返個領袖?'.

  1. 哈馬斯個例子好似有啲唔貼題… 哈馬斯冇同以色列人民 say sorry 喎 XD

    mk

    3 Jul 11 at 9:27 pm

  2. 還掂寫開,講多幾句。

    基本上「承認責任」同「感到抱歉」係兩回事。「承認責任」即係「係我做嘅」,「感到抱歉」即「唔好意思」。黃生同呀陶生講咁樣嘅一番宣言其實已經隱含咗「承認責任」嘅意思,口語即「係呀,係我地做架,不過係政府迫到我地咁架咋。」佢想推卸責任的話,佢應該咁講「其實我好鼓勵大家好和平理性咁示威,希望配合警方架,不過你睇啦,民怨咁深,我控制唔到佢地。」其實咪同你舉嘅哈馬斯差唔多。

    當然,道唔道歉就另一回事。但我好肯定哈馬斯炸死成堆以色列人冇講過句 sorry XD

    mk

    3 Jul 11 at 9:43 pm

  3. 1. 我全文重點係講「承認責任」,所以哈馬斯做例子亦無不可,如果能夠同時向受影響市民致歉,是 Bonus。

    2. 「承認責任」同「感到抱歉」係兩回事,但係可以同一時間發生。

    3. 我唔覺得黃毓民同陶君行嘅言論有任何「承認責任」嘅成份,佢地只係表達「係咁架啦,咪小題大做」嘅意思。

    4. 陶君行「市民表達權利嘅代價」已將自己角色淡化,變成普通市民的「集體參與」,但而家係「人民力量」同「社民連」支持者突然衝出馬路,癱瘓交通,陶、黃二人未免將今次事件太一般論了吧?

    5. 如果當晚有飛van真係收唔切油鏟過去,我相信黃毓民、陶君行及陳偉葉會講你假設果段「其實我好鼓勵大家好和平理性咁示威」嘅說話,當然一切都係假切,我更希望到時佢地真係去「承認責任」,而唔係發表「隱含咗『承認責任』」嘅見解。

    6. 做領袖,要硬朗,要唔婆媽,咁先會有號召力,下下好似格林司潘發表議息言論咁表面意思下面又隱含咗另一個意思,唔同傳媒、學者、經濟分析師又可以有對佢嘅言論各自解讀,呢類小滑頭從政是會吃得開,但絕不是好領袖。

    bearyung

    3 Jul 11 at 10:50 pm

  4. 1. OK,咁就兩個分開講。

    2. 同上。

    3. 我一直都覺得係佢地言論表示咗「官迫民反」。即正如哈馬斯所謂「承認責任」咪又係話以色列人霸佔我地土地等等等等,吾輩迫不得已先向你地發動自殺式襲擊。係呀,係我做架。行到出嚟講呢堆廢話幾時到佢地兩條友唔認先?假如真係有記者聰明到喺訪問佢地問「咁係咪即係你地慫恿班示威者咁做?」我諗在場大家會笑到臉黃囉。

    所以你係想講「承認責任」,「負責任」定「道歉」?三樣嘢
    或者咁講,你可能諗緊甘地式公民抗命,呢樣嘢陶傑一直用嚟批評呢兩黨,你可以去 youtube 搵吓段「陶傑支持掟蕉」段片。當然up 片條友理解錯,個標題都起錯埋。

    4. 兩批人馬一向喜歡搞出位嘢,唔止今次。

    5. 佢地唔會咁講。如果真係有啲咁嘅事情發生,佢地會「一日都係警方唔封晒條路,岡顧示威者安全,搞到啲示威者俾車撞」。佢地會將個責任卸落警方度。啱,係呀,我會覺得佢地不負責任。不過又學你話,呢個係假設。

    6. 同第 3 點。講就講咗,個人意見佢地同恐怖份子嘅思維其實差唔幾。理解就理解但唔代表認同。

    mk

    3 Jul 11 at 11:49 pm

  5. 1. 陶君行番言論俾我感覺剛剛相反,佢話係「小題大做」,話「實際上起假日,即使阻礙到市民,都係市民表達意見權利嘅必然代價,咁又何足掛齒呢」,「市民表達意見權利」起我眼中係指係7.1遊行,並不包括佢地事後嘅行為,遊行阻礙到市民我當然接受,相信全港大部分市民也接受及支持。佢成番話跟本就沒有「官迫民反」之意,更將自己黨派嘅行為變成淡化成「市民表達意見」,企圖同之前的遊行畫上等號,當成一件事,責任問題蕩然無存。

    2. 「承認責任」係第一樣要做嘅嘢,「感到抱歉」(並非道歉)係加分位,呢兩樣就算係有勇無謀之輩皆可做,至於「負責任」,佢地冇呢個功力,無謂獻醜。

    3. 我唔係話兩批人馬搞出位嘢啱或者唔啱,只係通過呢次事件,表現咗陶、黃二人並不是領袖材料。

    4. 佢地只係有恐怖份子嘅思維,但缺乏勇氣、沒有承擔,做不了恐怖份子。既做不了恐怖份子,也做不了改革領袖,到頭來只是幾個小混混。

    5. 文章重點只在說明他們並非做領袖的材料,能製造事端卻不懂加以利用,有表現的機會又不好好把握,以公關角度或管理角度來說也是差劣之作。

    bearyung

    4 Jul 11 at 12:49 am

  6. 1. 都係嗰句,我覺得俾人拉埋塔咗返去再講以上堆嘢就冇必要去明言要承認責任了。我到呢家都唔明句嘢究竟邊方面卸膞。大家著眼點唔同咁冇咩講

    2. 老實講,負責任你講嗰堆例子入面冇個有。哈馬斯冇俾過慰問金俾死傷者,泰國紅衫軍冇賠償經濟同財物損失,殺人放火乜都做齊連監都未坐過。

    3. 咪玩啦,你話佢地唔肯承認責任咪唔啱囉 :P 由此至終我一直睇唔到佢地點逃避法。一來,衰啲講句,冇咩人命傷亡發生,我地假切唔到呢兩個人咩表現,不述。二來,我覺得唔承認責任(我理解為逃避責任)要啲好明確嘅字眼,例如「我冇做過」「唔關我事」等等,我睇唔出兩個人講過啲咁嘅嘢。即便佢地講到呢啲示威衝出馬路係家常便飯,亦唔等同否認佢地製造事端。

    4. 我冇評價人嘅眼光,不論。

    5. 觀乎歷史真係搞公民抗命出身嘅領袖十隻手指數唔到。我淨係諗到聖雄甘地。

    mk

    4 Jul 11 at 1:25 am

Leave a Reply